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暴力强奸  »  
美妻大床上承欢,老公隔墙外心酸

一滴雨冲撞在嫩绿的新芽上,带着夏天火热的温度。天空虽然黯淡,但积雨云之上,却是炽烈浓稠的一片金
没有人在意新芽的感受,也许,不在意的放肆而为,才正和了新芽的愿望,或者,即使在意也无法阻止这深入灵魂的冲撞。
同样正在被冲撞的,还有大学女教师友荷的肉体。
数学公式在她的脑中翻滚,拼接成无数推导出快感的步骤,这些步骤梦幻般、疾风骤雨一样,被一个男人应用在她的肉体上。
友荷从没有过这样的感受,她一直以来所接触的,仅仅是呵护与宠溺。
友荷人如其名,友善而娇嫩,如荷花一样。她在深造时,窥见过同窗笔记本屏幕里的激烈与疯狂,但第一次就觉得让自己不舒服。
新婚之夜,她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个温柔的人,她的老公李正,在同一所大学教历史。
历史,就是翻版的现实,只是,无人真正铭记。
一如历史上,那些武斗场里叱咤风云的汉子,床笫之间却无计可施,以至于头顶总是闪闪发光。
这光,是孙燕姿唱过的那种。

友荷一瞬间清醒,又一瞬间迷离,双腿之间,是真真实实的坚硬冲击带来的快感,粗壮黝黑的男人丝毫没有怜香惜玉,只是拼尽全力想把整个身体都塞进她的桃源洞一般,让她白嫩的娇躯随着节奏起伏震颤。而这种不在乎,这种轻薄,让友荷觉得自己仿佛一个玩物,一瞬间的愠怒,之后感官的刺激如潮水般袭来,冲淡怒火  几番情绪的细密交织,淬火灼炼,竟然将这种被轻薄的感觉和无比充盈的快感联系了起来,在被指挥、被亵玩、被揉搓、被摆成各种姿势的过程中,友荷陶醉了  
简陋的酒店里,不协调地散落地上精致的内衣,门外,却有一双耳朵在局促中,听着。
那是友荷的老公,李正。
虽然早就听同事议论纷纷,什么数学系有老师跟学生乱搞,但直到今天早上,李正才眼见为实的验证了,友荷的花朵,原来也为她培育的学子而绽放。
“呵啊  啊轻点  ”隔音奇差的郊区酒店,紧邻学校,尾随二人而来的李正,在门外听着爱妻跟另一个男人的交欢之声。心如刀绞,束手无策。
“为什么还不冲进去?为什么不敲门!”他大脑中的一个自己,狠狠地质问着。
“因为冲进去,一个家就毁了  要体面地离婚,不要让双方难堪  ”他大脑中的另一个自己,如此安慰道。
只有他不争气的下体知道一切自我安慰背后的秘密:一墙之隔的盘肠大战,是他期待已久的。
因为,李正是一个淫妻爱好者,时常幻想着自己柔美的妻子在别的男人胯下,婉转承欢。这个男人可能是自己的上司,是校长,是学院院长,是校园里的保安,甚至自己的学生  
如今,他的这个愿望竟然就这么实现了,虽然违逆道德,虽然令人不齿,虽然连自己都无法面对  
“如果小荷求救,我一定冲进去救她!”李正如此自我安慰道,下一个瞬间就觉得自己十分虚伪  早上明明看到和那个差生驾轻就熟地走进了酒店,怎么可能求救呢?傻子都知道妻子是来享受的。
正在此时,墙壁之后的房间里传来一声高亢的尖叫,李正的心提到嗓子眼了,他担心妻子玩过头,被那个膀大腰圆的差生玩弄到受不了,于是瞪着血红的双眼,走进了门口。
刚抬起脚,门后就传出连续的尖叫——
“啊!啊!啊呵!啊!”这是李正从来没有享受过的音符,紧接着是一长串绵羊音,颤抖中透露着无助的快感“噢  嗯嗯死了死了死了  啊  ”音调像细线一样,拖拽出门板后面的真相——白嫩的友荷勾起粉嫩的脚尖,一双白玉般的大腿缠住了男人的粗腰,她并未遭遇任何危险,她只是刚刚迎接了一轮激烈的进攻,以至整个身体都失去了控制。
李正,一下子,身子就软了。
他已经听不下去了  

妻子归来的时间,是傍晚,一抹夕阳的温柔余晖照在她的鬓角,她温暖的笑容像是照亮了整个房间。
“回来了。”李正强装镇定。
“嗯,这届学生不行,问他们听懂伐啦根本没反应,难怪挂了那么多!”妻子有些俏皮地回应着。
李正简直感觉早上看到听到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,只有妻子眼角的淡淡泪痕提醒着他,妻子,是真的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睡过了。
这一夜,李正疯狂的要了友荷三次,友荷有点惊奇于老公今天的状态,但李正什么都没有说。
是的,他暗暗做了决定,在自己的癖好和家庭的撕扯间,他决定,放爱妻去寻欢,而自己,就在这漩涡中,假装不知道,暗暗满足。
臭豆腐好吃,可难登大雅之堂,有些事还是藏着掖着享用最好。
这天夜里,李正梦到了友荷跟几个AV男优在一起,被随意玩弄,一次次到达高潮,尖叫着连续高潮  
第二天,熟睡中的友荷睁开眼,背对着老公,喃喃说道:“今晚还要辅导几个学生补考,晚些回来你自己先睡吧。”
李正的心嘭的一声,炸开了锅  

然而,正准备继续暗中窃听的李正,却被师兄突然邀约参加一个饭局,原来是师兄评副教授成功了,师兄让他作陪,校长也要来。
李正无法推辞,只好硬着头皮前往,虽然,心中满是对妻子的挂念。
早上,那个穿着黑丝正装出发的妻子,此刻,是否又在享受着人间极乐呢?
 

是的,他没有猜错。

傍晚,酒店服务生礼貌地办理了房卡,友荷面无表情地微低着头,被三个男生牵着手,走进了那间即将遍布淫欲的小旅馆大床房。
校长举杯,带起了节奏,“祝贺小赵评选副教授成功!”
酒杯高高举起,同样被高高举起的,还有500米外的大床房里,友荷的白皙的双腿。
红酒杯里,校长一饮而尽,双人床上,友荷被三个男生剥得一丝不挂,胸前的玉兔伴随下方传来的撞击一边抖动,一边被两个男生从两边同时吮吸  
三个敏感点的刺激,让她眉头紧锁。
三杯酒的力度,让李正也昏昏沉沉,满脑子都是爱妻被玩弄的幻象  
而这些幻象,跟实际情况比起来,尺度还是太小了一些  
“李老师跟你玩过这个姿势吗?”一个学生淫笑着,开始双臂用力,扶起友荷的白腿,把端庄的大学女教师摆成一个淫靡的姿势。
友荷垂着头使劲儿摇头,不知是在回答,还是在回应下体传来的刺激  
(未完待续  )

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