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暴力强奸  »  
春药强姦 

第1章

  龙奥别墅区,号称天清市最高档小区之一,能出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。

  夏天的夜晚依旧燥热。

  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时。

  别墅区之内渐渐没了人影,偶尔有巡逻的保安经过,一阵哈欠之后,也是转身离开了。只是保安的脚步刚刚走远,便有一个黑影跳入了围墙之中。

  看那人的身影矫健,几个闪转腾挪之后,便来到了一栋别墅前。

  身为业内顶尖的杀手——毒蝎,此刻也十分的小心,四下看了看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这才如壁虎出击,向着眼前别墅的二楼阳台方向爬了上去。

  如此快的速度,很难想象是在这样环境下发生的,只不过一转眼的功夫,毒蝎便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咚!”

  一声细不可闻的响声之后,毒蝎终于来到了阳台之上。

  在他的面前,可谓视野开阔,特别是阳台尽头那虚掩着门中透露出的光芒,更是让毒蝎的脸上一阵兴奋,目标就在眼前!

  “啧啧啧  就你这个样子,还学人家当杀手?”

  “谁?!”毒蝎刚准备继续行动,便听到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差点吓懵了。

  只见一旁的露台上,一个眉宇之间有些清秀的男子,正光脚坐在那里。只是那眼角下的一丁点的疤痕,给男子的脸上平添了几分粗狂的气息。

  秦峰此刻盯着手中的手机,脸上一阵兴奋,对毒蝎那惊愕的目光,根本是置若罔闻,貌似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五杀。

  “什么人?”

  毒蝎心中的震惊可谓直达天际,自己上千次的刺杀任务都没有出现任何的纰漏,怎么此人的出现,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?

  要么,他是鬼,要么,他是神,兵神!

  “唉唉  你们这些坑队友,老子被你们害死了!”二楼边缘的秦峰,双眉紧皱,显得很是沮丧。

  突然,秦峰目光如炬,向着毒蝎的方向看去。

  “毒蝎,杀手榜上排名第二十九位的杀手,手中有一千多条人命。说起来,你的履历也算是不错啊!”

  毒蝎微微一愣,心中更加骇然,强自镇定一番,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“只可惜,你来错了地方!你知道一刚才哪一局,我要丢失多少积分么?”

  “啊?”毒蝎一愣,还没反应过来,便看到对方如鬼魅一般来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  “足足三十积分,三十积分啊!本来这一局可以上王者的!”秦峰一边骂着,一边挥动拳头,重重的打在了毒蝎的腹部。

  出拳之快,毒蝎居然毫无招架之力!

  “呃  ”毒蝎只感觉一阵翻动,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。

  “就算你是著名的杀手,也不能这么没有礼貌吧?还专门挑我玩游戏的时候出现,下次再来,要先敲门  ”秦峰碎碎念,却并没打算再动手的意思。

  毒蝎被这一拳打的是后退连连,这才拉开了和秦峰的距离。

  “你是谁?杀手榜上,没你这号人!”毒蝎忍着腹部的疼痛,一双眼睛顿时充满了血丝。

  如此强大的敌人,还是他第一次遇到。

  “嗖!”

  一阵破空之声响起,毒蝎下意识的伸手去接,一个纸质的飞镖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。

  黑色巨龙的图案,像是要吞噬着天地间的一切,就要破空而出,飞向那穹顶之中。

  “飞、飞龙在天,你是秦皇!”

  毒蝎这等级别的杀手,瞳孔一阵收缩,突然颤抖着叫了一声,头都不回的转身便逃。

  “下一局一定上王者。”

  秦峰倒也不着急,微微一笑,竟然转身向着房间之中走去。拿出怀里的纸巾,擦拭了下自己的双手,这才拿出了手机。

  “喂,老顾啊,你这别墅还算是凑活,就是风景不咋地,比起迪拜那海景房差远了!”秦峰说着,将纸巾向着身后一丢,正好落入别墅门前的垃圾桶之中。

  同时,一道银光一闪而逝

  “哎哟我的秦小爷,您就别埋汰我了,别墅里没出什么事吧?”电话之中传来的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,小心地问道。

  秦峰转身向着楼下看去,此刻毒蝎已经跑到了别墅外。眼看就要来到街道之上。突然,毒蝎的身形微微一顿,却定在了原地。

  “没什么事,就刚刚弄死了只蚂蚁。”秦峰微微一笑,答道。

  秦峰的话音刚落,远处的毒蝎突然一抬头,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痛苦了起来,随即突然倒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了反应。

  “蚂蚁  谢谢,谢谢秦小爷,这次多亏了你啊!也就只有把梦蝶交给你,我才能放心。”老顾知道秦峰的身份,他口中的蚂蚁,怕是放在中东战场都能横着走,于是赶紧道谢。

  顾梦蝶,天维集团现任执行总裁,刚刚接任老顾的位置,任职半月已经风生水起。

  老顾的话,让秦峰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系列的数据。

  “放心吧,我既然答应了你,就会保证小蝶蝶毫发无伤。”秦峰说着,掀起桌布,看也不看便将一个纽扣般大小的东西拿了出来。向着窗外一丢,窃听器,再次准确无误的落入了垃圾桶中。

  “哈哈,那就拜托了!现在想起来,能认识你,是我这辈子最幸运也是最荣幸的事!”老顾很是感激,连忙说道。

  “行了行了,咱俩你还恭维个屁,挂了。”秦峰丢下一句话,挂断了电话。

  “为了监视顾梦蝶,你们还真是煞费苦心啊!只不过手段太过于拙劣了。”秦峰微微一笑,又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,从别墅的主卧和浴室之中,找出了几个窃听器,这才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
  可他的工作却并没有就此结束,伸手将地上的黑色塑料袋拿了起来。

  几根银针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。

  这是最新的安保系统,既然接了这次的任务,便要让所有的一切万无一失。

  对于秦峰来说,这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了。

  很快,银针大小的监视器,被安放在了一层的各个角落之中。

  每个监视器隐隐遥相呼应,一张巨大的监控网,在别墅整层构架了起来。

  这次,别说是一般的杀手了。就算是有一只苍蝇飞进别墅之中,秦峰也能第一时间察觉。

  “只剩下最后一步了。”

  秦峰抬头向着二楼的房间看去,也就是顾梦蝶的卧室。

  “小妹妹送我的郎唉  送到了大门北啊  ”

  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小曲,秦峰向着二楼顾梦蝶的卧室走去。

  说来也巧,就在秦峰刚踏入顾梦蝶的房间的时候,别墅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。

  一个五官精致、身材高挑、长腿玩年的职业美女,很是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别墅之中。

  脱掉脚上的高跟鞋,顾梦蝶便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。

  经过了一天的劳累,她此刻只有一个心思,那便是好好泡个澡,洗掉自己这一身的劳累。

  第2章 总裁大人炸了

  秦峰正专心致志地将最后一只摄像头安装在卧室之中,听到门外响起的动静。

  “脚步略带沉重,体重却偏轻,看来是顾家大小姐回来了!”

  笑了笑,秦峰只通过脚步声,便判断出了门口的动静到底是谁发出的。

  刚准备来到门口,和顾梦蝶打声招呼,却看到一件白色连衣裙率先从门外飞了进来。

  秦峰侧身躲闪,再向前看去,却发现只剩一身内衣的顾梦蝶已经向着浴室方向走去。

  因为身体过于劳累,顾梦蝶一心想要好好泡澡,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房间之中还有一个男人。

  “咱们这顾家大小姐的防范意识还真是差啊!看来以后我有的忙了!”

  秦峰倒也不着急,坐在一旁的躺椅上,再次将手机拿了出来。

  “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 ”

  手机之中传来一阵声音,秦峰再次陷入了游戏的世界之中。

  顾梦蝶足足用了两个小时,才从浴室之中走了出来。

  一边走,一边擦着还带有水珠的秀发,顾梦蝶的心情简直好到了极点。

  可踏出浴室门口的瞬间,她脸上的笑容却突然凝固住了。

  只见一清秀男子此刻正瘫坐在卧室的躺椅之上,手中拿着手机,脸上却也是一阵的激动。

  “你出来了?我  ”听到浴室之中的动静,秦峰终于抬起了头。

  可看到眼前的那一抹红色,他瞬间说不出话来,瞪着眼睛,上下看个不停。

  粉红色的低胸真丝睡衣,若隐若现的将顾梦蝶那凹凸有致的身材,衬托得是恰到好处。

  “卧槽  ”

  一阵口哨的声音不自觉的从口中响起。

  “前凸后翘,没想到你这么有料啊!”

  “啊——啊——啊!!!你、是、什、么、人!”

  顾梦蝶被秦峰的目光看得是怒火中烧,双手挡住身前的无尽风光,脚下突然动了起来。

  “臭流氓,竟然敢来我这里偷窥,今天你别想离开了!”

  本就是空手道黑带的水平,顾梦蝶心中也有底气,大喝一声,便向着秦峰冲了过去。

  “嘿嘿  没想到顾家大小姐这么热情好客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秦峰嘿嘿一笑,面对顾梦蝶的突然袭击,他反倒是并不在意的样子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秦峰的话音刚落,顾梦蝶的攻击便来到了面前。

  “啪!”

  顾梦蝶的手刀刚来到秦峰的面前,却被他轻而易举的接住了。

  “角度刁钻,力道却是差了不少。你这空手道是语文老师教的么?”

  顾梦蝶心中大急,抬腿便向着秦峰的两腿之间踢去。

  “嘭!”

  又是一阵闷响,攻击再次被秦峰化解。

  秦峰一只手抓住顾梦蝶的手臂,另一只手抓住对方的脚踝,表情轻佻的看着对方。

  “顾大小姐,你这招断子绝孙脚可真够毒辣的啊!”

  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赶紧放开我!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!”顾梦蝶到死都不肯认输,恶狠狠的骂道。

  “这话倒是说道点子上了,我也不是外人,你用不着对我客气!”

  “你  ”

  顾梦蝶心中大急,碰到如此软硬不吃的人,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当下顾梦蝶避无可避,索性腰板用力,脑袋重重向着秦峰的鼻梁处撞去。

  这一招,可是顾梦蝶当初学到的应急招式,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用了出来。

  顾梦蝶狠狠的向前撞去,却突然感觉手脚被松开了。心中微微一愣,下意识的向前看去。

  只见,此时自己的面前,那张清秀的脸庞,正无耻的撅起了嘴巴,双目紧闭,一副享受的样子。

  原来秦峰不知道什么时候,将嘴巴凑到了顾梦蝶的面前。再这样下去,两人嘴唇的亲密接触,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了。

  顾梦蝶心中大惊,自己守身如玉二十多年,难道就要便宜这个流氓?

  想到这里,顾梦蝶也顾不得什么空手道、跆拳道还是人行道,索性双手向前一用力,整个人错开了秦峰的身子,向着一旁倒去。

  “唉,别呀,这差点就要亲上了。你这时候放弃,多扫兴啊。”

  秦峰略带失望的说道,同时伸手向着顾梦蝶的腰间一揽,便将顾梦蝶揽入了怀中。

  “混蛋,放开我!”看到眼前那张让人讨厌的脸庞,顾梦蝶眉宇间是怒气更甚。

  “你确定?”秦峰的眼角抽动了一下,问道。

  “混蛋  ”

  这一次,顾梦蝶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感觉一阵失重感。

  “嘭!”

  片刻之后,顾梦蝶四脚朝天,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。

  秦峰摊了摊双手,一副无辜的模样道:“刚才可是你让我放手的  ”

  “你  ”顾梦蝶忍着背后的疼痛,挣扎了几次,这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  快速地来到床头,一把将剪刀拿了起来。

  “别呀,年纪轻轻的,剪刀那么白嫩,不是  肌肤那么锋利  ”秦峰看到因为动作太大而露出大片牛奶般肌肤的顾梦蝶,吞了吞口水,语无伦次地说道。

  再看此时的顾梦蝶,经过一系列的争斗,她肩膀上的睡衣已经滑落一半,露出雪白的香肩,怎么能不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“臭流氓!”顾梦蝶大骂一声,赶忙将睡衣整理好。

  “流氓就流氓,干嘛还加一个臭字?再说了,你以为我愿意来啊,还不是老顾,呃,也就是你父亲让我来保护你的。”秦峰摸了摸眼角的伤疤,显得有些失望。

  “爸爸?你骗鬼呢?”

  “不信,你自己打电话确认!”

  “  ”顾梦蝶沉默了片刻,看到秦峰站在原地双手背后,却也没有进一步上前的意思,这才放心了下来。

  “你先出去,我要换衣服!”

  “换什么换,这衣服多方便  ”

  “滚啊!”

  秦峰的话还没有说完,一只枕头便向着他丢了过去。

  此时的秦峰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,一溜烟消失在了房间之中。枕头重重的砸在了卧室的房门上,发出了一阵闷响。

  “什么?爸,我不需要人保护,我打架很厉害  ”

  片刻之后,秦峰听到房间之中传来了顾梦蝶的声音。

  “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被我轻松制服  ”秦峰撇了撇嘴巴,小声说道。

  紧接着,房间之中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。片刻之后,房门被打开,顾梦蝶满脸黑线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第3章 深夜访客

  “你终于出来了,现在你能相信我的话了吧?”秦峰看到顾梦蝶走了出来,笑着问道。

  “哼!”

  顾梦蝶冷哼一声,显然对于刚才的事情还没有消气。

  秦峰也不在意,将一个平板电脑交到了顾梦蝶的手中。“这是刚才我安装的安保系统,你可以先看一看  ”

  顾梦蝶一愣,下意识的将平板接了过来。

  “你放心,只要有这套安保系统,一只苍蝇也进不来!”

  “那你呢?安保系统能把你赶出去么?”顾梦蝶没好气的问道。

  “当然可以,不过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赶我走!”

  “你少自作多情了,不要脸的大流氓。”顾梦蝶刚想要鄙视一番秦峰,目光却突然被平板电脑吸引了过去。

  要说秦峰这安保系统,功能强大,却也容易上手。只不过几分钟的功夫,顾梦蝶便将整个系统的功能了解的七七八八。

  厉害!

  就算她再不懂行,居然也能一个屏幕掌控整个别墅!

  不过  

  当她看到自己的浴室之中,竟然也有一个摄像头的时候,顿时懵逼了。

  难道说刚才自己洗澡的时候  

  “秦峰,你竟然偷看我洗澡!”

  一声怒喝之后,顾梦蝶抬脚便要再次将秦峰踢出去。

  可此时的秦峰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,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容,同时右手早就放在了身前。

  顾梦蝶一愣,想到刚才自己被秦峰占便宜时候的样子,还是停住了攻势。

  “大小姐,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?我可是在忙着玩游戏,哪里有功夫看你洗澡啊!”秦峰很是无辜地说道。

  “你个臭流氓,我信你的话才有鬼了!”

  “都说了,流氓就流氓,干嘛加一个臭字,我可是刚洗了澡  ”

  “你居然用我的浴室洗澡  臭流氓!”

  “我发誓,绝对没有看你洗澡!”

  见顾梦蝶不肯罢休,秦峰突然表情严肃的说道。

  看到秦峰三个指头放在脑旁,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,顾梦蝶也有些忍不住有些怀疑。

  “发誓没有用,白纸黑字最可靠!”顾梦蝶想了想,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  “嘭!”

  “什么白纸黑字啊!”秦峰刚想要跟上去,眼前的房门却突然关上了。秦峰却也不在意,微微一笑,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眼角的伤疤。

  片刻之后顾梦蝶从自己的房间之中走了出来,手中拿着一个本子。

  “你跟我来!”顾梦蝶看也不看秦峰,向着客厅方向走去。

  无奈地笑了笑,秦峰只能跟了上去。谁叫自己现在寄人篱下呢?不过也好,这是石榴裙下。

  “既然你要在这里住,那咱们就事先说好了!”

  “说什么说,难道你想要以身相许?等等啊,虽然我又帅又有内涵,可是你也不能这么突然啊!再说了  ”

  “呸!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你自己的样子,我会对你以身相许?”不等秦峰的话说完,顾梦蝶便再次骂了起来。“约法三章!你想要留在这里,便要遵守这里的规矩。”

  “嗯?规矩?”

  “首先,不能随便进入我的房间。其次,不能在房间之中露出超过胳膊和腿部的任何部位。再次,特别是在晚上,不能随便在别墅之中走动  ”

  “哈  ”顾梦蝶一连说了许多的条款,秦峰只感觉眼皮发沉,脑中一阵困意,不由得打了个哈欠。“就这些么?”

  “还有,这只是初步的条款,最终解释权归本小姐所有!”

  顾梦蝶一边说着,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。没一会儿的功夫,笔记本上边被她写了整整三页纸。

  “好了,现在签字吧!”

  把笔向着面前一丢,顾梦蝶抱着双手,冷冷的看着秦峰。

  只要你敢说一个不字,我就以不服从命令为由将你赶出去。我就不信,到时候爸爸还能说我什么!

  顾梦蝶心中打定了主意,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波动。

  “好啊!”

  哪知道,此刻的秦峰看都不看,抬手便将自己的名字歪歪扭扭的写在了合同的最下端。

  顾梦蝶一愣,赶忙将合同拿了起来,“我可告诉你,这里面但凡有一条你没有遵守,我可是要将你赶出去  ”

  “知道了,知道了!婆婆妈妈的,难不成你现在就到更年期了么?”秦峰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“你  ”

  “叮咚  ”

  就在顾梦蝶刚想要发作,门外却响起了一阵门铃声。

  “嘘!”

  秦峰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不等顾梦蝶说话,便将手指放在了嘴巴上。

  顾梦蝶一愣,也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。

  秦峰偷偷一笑,看这丫头片子吓的,顺手将桌上的钢笔反握在手,一个猛子便将房门打开了。

  也不等外面的人说话,钢笔便像是炮弹一般飞了出去,只不过偏了偏位置罢了,显然秦峰没有觉察到危险,否则  

  “梦蝶,我  ”

  来人也一愣,看到开门的竟然是个男人,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吞了进去。

  一风度翩翩的男人,手中捧着一大捧鲜花,正站在秦峰的面前。而他的身后,一辆法拉利还没有熄火,正发出阵阵的轰鸣声。

  “刘明?”听到门外的异动,顾梦蝶也走了出来,可看到门外这个油头粉面的男子,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。

  “梦蝶,我来看你了!没打扰你休息吧?”男子听到顾梦蝶的声音,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。

  撞开眼前的秦峰,刘明径直向着顾梦蝶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来干什么?”顾梦蝶没好气地问道。

  “当然是给你送花了,你感觉怎么样啊?今天上了一天班,辛苦了  ”刘明笑着,将那一大捧玫瑰花递到了顾梦蝶的面前。

  哪知道,刚才还盛情开放的玫瑰,此时却也不知道怎么,瞬间断裂成上下两半。

  刘明脸上带着的笑容,一瞬间也凝固住了。

 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看着手中光秃秃的玫瑰,花瓣却撒了一地,刘明简直恨不得钻到地缝之中才好。

  “花断了怕什么,要不是我刚才收手,现在断掉的怕就是你的脖子了。”靠在大门上的秦峰冷哼了一声,嘴角上扬,挂起一抹淡笑。

  反手关上了房门,秦峰笑着走了进去。

  谁也没有看到,停在别墅面前的那辆法拉利上,一只钢笔竟然连带着笔身,尽数插进了法拉利的车身之中。

  号称世界上最坚硬的碳素材料之一,竟然面对秦峰手中的一只小小钢笔,变得如此不堪一击。

  第4章 泡妞的正确方法

  “梦蝶,这本来是个魔术,没想到让我搞砸了!哈哈哈  ”刘明继续无视秦峰,面对地上的一片狼藉,只不过沉吟了片刻之后,便恬不知耻地笑了起来。

  秦峰站在一旁看着,却是无奈的一阵摇头。

  “就你这个样子,还想要追求顾梦蝶,真是痴人说梦啊!”

  顾梦蝶此时一脸阴沉,看了刘明一眼,却也没有说话。

  刘明是个什么样子的人,别说是顾梦蝶了,就连别墅之中的狗都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不学无术,贪财好色,每天出入各种娱乐场所,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要勤快  

  可偏偏,这样的一个人,却是安雷集团未来的继承人。要不是为了公司和安雷有战略合作,顾梦蝶早将刘明从别墅之中丢出去了。

  “梦蝶,这是我给你带来的的门票,过两天俄罗斯芭蕾舞团要来天清市,咱们一起去看吧?你知道,这芭蕾舞团的门票可是一票难求啊  ”

  顾梦蝶没有说话,刘明倒也没有丝毫的挫折感,反倒是继续喋喋不休道。

  无奈,顾梦蝶想要拒绝,却也没办法直接下逐客令。犹豫了片刻之后,终于向着秦峰投去了求助的目光。

  哪知道,此刻的秦峰,再次投入了自己的手机游戏之中。只见他的表情几经变化,时而激动,时而兴奋,完全没有看到此时顾梦蝶向他不断使着眼色。

  “咳咳  ”顾梦蝶无奈,只好假装咳嗽了一声。

  这一次,秦峰终于抬头向着顾梦蝶看去。

  “知道了,我这就去收拾下!”看了一眼顾梦蝶,秦峰很是不情愿地说道。

  这家伙,也不知道看明白我的意思没有。看着秦峰慢慢离去的背影,顾梦蝶心中打鼓。

  刘明心中却是一阵的高兴,难道说顾梦蝶将这下人支走,是在向我暗示着什么?

  想到这里,刘明的攻势更加凶猛了起来。只见他嘴巴喋喋不休,硬是将一场芭蕾舞团的表演,说出了花儿来。

  顾梦蝶只能耐着性子听下去,同时期盼着秦峰快点出现。

  哪知道,此刻的刘明更是得寸进尺,向着顾梦蝶的方向移动了几分,脸上更加多了几分猥琐的笑容。

  “顾梦蝶!”

  正当刘明想要试探性发起总攻之时,一声大喝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只见秦峰阴沉着脸从卧室方向快步走了下来。

  这次,连顾梦蝶都是一愣。让这家伙帮我解围,你找个理由的将人赶走就好了,向我发什么脾气?

  秦峰双手背后,快步来到了二人面前,一伸手,从身后拿出了一套顾梦蝶的贴身内衣。

  “告诉你多少次了,内衣的样式不要太单一,否则我每次都分不清楚,到底哪一套洗过了,哪一套没有洗!”秦峰煞有介事,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“什么?你们  ”

  刘明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  内衣?这小子都到了给顾梦蝶洗内衣的地步了?

  顾梦蝶脸上也是一阵的黑线,脸颊之上也不由得浮现了几分红晕。

  让你给我解围,谁让你把我内衣找出来了?

  可事已至此,她却不好多再说什么,只能什么话也不说,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秦峰。

  秦峰一脸无辜的看着顾梦蝶,那样子像是在说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。

  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主人在这里说话,你一条哈巴狗在这里摇什么尾巴?”刘明的脸色都有些发绿了。

  “哈巴狗?也不知道是谁半夜来这里献殷勤  ”秦峰冷笑一声道。

  “你小子到底是谁,竟然敢和我这样说话。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

  “秦峰,无名小卒!想来今后你要在顾梦蝶的身边经常见到我了!”

  “无名小卒?你知道我是谁么?安雷集团未来的继承人,光是我家地下车库的豪车,就能把你砸死  ”刘明此刻变得越发激动,叉腰大声喊道。

  一时间,秦峰算是上了一堂关于安雷集团的背景普及课。没一会儿的功夫,刘明便将安雷集团近几年来所获得的所有成就都说了一遍。

  说完,刘明还自豪的扬了扬脑袋,那意思无非是在说。只有自己这样的身份,才能配得上顾梦蝶这样的女人。

  可哪知道,刘明的话音刚落,却突然发现,秦峰根本没有听进去多少。

  反倒是一屁股坐在了顾梦蝶的身边,伸手把玩着她的秀发。

  “都说了多少次了,你这洗发水该换个牌子了,每次我闻到这个味道,就容易过敏  阿嚏  ”

  秦峰说着,打了一个喷嚏,全程根本没有将刘明放在眼中。

  “嘭!”

  怎么说也是安雷集团未来的继承人,从小锦衣玉食,说一不二的刘明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无视。

 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双目圆瞪,恶狠狠的看着秦峰。

  “知道了,知道了!安雷集团的大少爷么,我记住你了!”秦峰看也不看,依旧将目光集中在顾梦蝶的身上,很是不耐烦的回答道。

  “你知道老子的身份,还不赶紧离顾梦蝶远一点。小心我今后让你下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!”

  让秦峰自己滚蛋显然是不可能的事了,刘明索性用威胁的口气道。

  “可是  你背景这么厉害,怎么不上天啊?干嘛还在这里喋喋不休?少年,姑娘不是你这样追的。你看,我就是以无名小卒,只要方法正确,美女不还是投怀送抱么?”秦峰说着,一把将顾梦蝶揽在了怀中。

  顾梦蝶一愣,秦峰竟然在这个时候趁机占便宜,这让她的心中一阵愤怒。

  可刘明这个外人还在,顾梦蝶也不好发作,只能让自己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。

  用身子挡住自己的右手,狠狠地在秦峰的腰间掐了一把。

  哪知道,秦峰这小子就像是没有痛觉一般,反倒是将顾梦蝶的肩膀搂得更紧了。

  “你小子  我  ”刘明看到这里,再也忍耐不下去,大吼一声,便要向着秦峰冲过去。

  可还没来到秦峰的面前,刘明的目光却让桌子上的一张纸吸引了过去。

  第5章 空头支票

  “同居协议?”

  刘明几乎是从牙缝之中,将那最大的几个字读了出来。

  “完了!秘密泄露了!”秦峰装出一副惋惜的模样说道。

  顾梦蝶扶了扶自己的额头,只觉得一阵头痛。

  “你们这是要同居?小子,你今天死定了!”

  刘明见顾梦蝶没有否认的意思,又是一声大叫,便要拿起手机。

  “刘明,你别太过分了!这里可是我家!”

  顾梦蝶此刻终于是忍无可忍,大声呵斥道。

  刘明一愣,你这是在帮那小子说话么?

  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付出,刘明不甘心就这样放弃,听到顾梦蝶地呵斥,他只能默默地将手机再次收了起来。

  “梦蝶,你别生气。是我太冲动了!”刘明看了一眼秦峰,接着道。“只不过,那个小子你出来一下,我有话和你说!”

  “和我说?那好吧!有些话确实不适合女人听到!”

  刘明艰难地向着顾梦蝶挤出一个笑容,向着天台的方向走去。

  秦峰无奈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自己眼角的伤痕,也跟了上去。

  “别担心,我会早点回来的!”

  临出门的时候,秦峰还向着客厅之中的顾梦蝶投去一个温馨的笑容。

  “嘭!”

  片刻之后,天台的门这才被关上了。

  “回来什么回来?最好你们两个都不要再回来了!”

  顾梦蝶恶狠狠地向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骂道。

  来到天台,刘明竟然是一反常态,掏出烟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
  “秦峰是吧?”

  沉默了许久,刘明这才开口说道。

  可身后的秦峰,却没有回答他的意思。

  刘明一愣,却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火柴的声音,就算是手中拿着香烟,刘明也能闻到后方传来了一阵香气。

  “吸烟有害健康,要不然你试试雪茄?”

  转身一看,发现身后的秦峰,竟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一根雪茄叼在口中。

  “妈的,你小子  ”刘明刚想要发作,却突然想到之前顾梦蝶发怒的样子,只好就此罢休。

  “敢在我面前装×,谅你也找不来什么好雪茄  ”刘明小声的嘀咕了一阵,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支票。

  “无名小卒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。你不就是想要借着顾梦蝶她家的产业,从此攀上枝头做凤凰么?像你这样想吃软饭的人,我见多了!”说着,刘明将一张空白的支票递到了是秦峰的面前。

  “你也不用浪费那么多的时间,想要多少钱,直接写在上面好了!像这点小钱,我刘大少还是能拿得出来的!”

  秦峰一愣,连着吸了几口雪茄。将雪茄放到了一旁的窗台上,这才将支票接了过来。

  “这就是传说中的空头支票吧?”秦峰说着,将支票举过头顶,闭上一只眼睛,上下打量了起来。

  土鳖!

  刘明看到此刻秦峰的样子,心中一阵暗骂。

  “既然接下了我的支票,那么以后的事情,我想也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。只要你离顾梦蝶远一点,并且保证从此不再骚扰她,我就大人有大量,放你一马。否则的话,你也知道我在这里的势力,到时候,我会让你体会到,什么是真正的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  ”

  刘明幽幽的说着,似乎对于接下来秦峰的回答,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。

  哪知道,抬头一看,却见到秦峰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  “不好意思,雪茄灭了,火柴又没有了,借个火!”

  也不等刘明回答,秦峰向前一伸手,手中便是一阵火苗涌动。

  刘明再一看,着火的正是自己刚才给出去的那张支票啊!

  秦峰眯着眼睛,叼着多半截雪茄,着火的支票一点点的向口中的雪茄面前靠近。

  狠狠的吸了两口之后,秦峰手中的支票也彻底的被火焰吞噬干净。

  “刘明是吧?就你这点本事,还想要学人家泡妞?太拙劣了吧?我十三岁的时候,就不用这么老套的招数了!”秦峰眯着眼睛,说道。
  “你竟然把我给你的支票烧了?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若兰书城]回复数字155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  “怎么?你该不会是以为,我会对你感激涕零,并且保证以后怎么怎么样吧?”秦峰睁大了眼睛,一副惊讶的模样说道。

  “你小子,这是在找死啊!”刘明此刻也明白了过来,眼前的这个小子,完全是将自己当猴耍。

  “找死?现在的富二代都这么厉害么?搞得我真是有点害怕啊!”秦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  “今天我要不好好教训你一顿,我就不叫刘明!”

  刘明大叫一声,此刻再也无法忍耐。紧握着拳头,向着秦峰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
  “好好的连名字都要改了,也不知道你老爹知道了,会不会骂你是不孝子啊!”秦峰倒也不着急,无奈的一阵摇头。

  刘明自以为自己没少学习空手道,对付一个清秀的小子,还是不在话下。

  哪知道,还不等他来到秦峰的面前。

  秦峰抬起一觉,便将他重新踢了回去。

  “哈  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去陪睡了  不是,是该睡觉了!”秦峰打了个哈欠,紧接着脚不离地,来到了刘明的面前。

  此刻的刘明正捂着小腹,满头大汗地十分痛苦。

  秦峰的一脚实在太过阴毒,差点就让他断子绝孙了。

  刘明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感觉到身子飘了起来。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,却已经悬在了半空之中。

  “小妹妹送我的郎啊  ”

  秦峰全然不管刘明的死活,转身向着别墅之中走去,口中再次响起了那熟悉的流氓小调。

  刘明的身子毫不意外的飞出了天台,砸烂一颗大树的树枝,然后落在了别墅前的草丛之中,发出了一阵闷响。

  等秦峰再次回到客厅之中,却发现顾梦蝶早已经不见踪影,客厅之中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  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若兰书城]回复数字155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只有那二楼卧室的方向,一阵微光透过门间的缝隙穿了出来。
  “不是吧?你这么不够意思?我可是帮你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啊?最起码也该说声谢谢吧?”秦峰向着卧室的方向大声喊道。

  “啪!”

  回答秦峰的只有那突然一阵的黑暗。

  顾梦蝶显然是听到了秦峰的声音,索性将卧室之中的灯也关掉了。


[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-08-11 18:20重新編輯 ]

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