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暴力强奸  »  
至强都市淫医的生活

第一章 神医

  七月的云城,热得不像话。

  一辆开往云城市中心的网约车里,空调开到了最大。

  一个年纪不过二十的小少年,有点儿紧张的在后座坐着,身边睡了个小美人。

  小美人叫苏怡凡,二十出头,身材惹火,一头清爽短发,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。

  她斜靠在后座上,因为角度关系,里面的黑色安全裤若隐若现,小少年唐诚只感觉嗓子一阵冒烟。

  半个小时前,在云城郊区公路旁,滴滴打车司机王师傅见他挺老实的一个小少年,就顺带把他稍上了。

  一上车,唐诚就发现这么个漂亮的小姐姐在后座睡着,心里一阵欢喜。

  他很紧张的瞄了一眼正在认真开车的王师傅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蜻蜓点水般摸了一下美人弹滑白皙的大腿。

  一直在山上跟师傅相依为命的小少年,长这么大,这是第一次触摸女人。他那颗心脏,仿佛随时要从胸腔里炸出来一般。

  他不懂,明明眼前这个小姐姐看上去是那么的让人心跳不已。偷偷摸上一把,更是让人有飘飘欲仙的感觉,可是  可是  为什么师傅非要说女人是红颜祸水,极其妨碍习医练武呢?

  实在是痒痒得不行,唐诚再一次伸手偷偷摸了一下小美人大腿,那吹弹可破的触摸感,让他感觉像吸食了迷魂散一样,欲罢不能。

  小心翼翼又摸了两三下,美人肩膀微微耸了几下。

  他赶紧把手收了回去,正襟危坐,余光瞄着小美人。

  这一瞄,小少年鼻血都快喷出来了。

  美人的事业线那叫一个深不可测!

  他心里一阵翻江倒海,天那,本来还以为女人那白白嫩嫩的大腿,是人间最美妙最动人心魄的东西。哪知道,眼前这条诱人深沟,才是真正的大杀器!

  此时此刻,他终于明白了。以前在山上的时候,师傅为什么要一再警告他要远离女人。原来,尤物般的女人能瞬间把他的心给烧着!

  苏怡凡刚刚醒过来,自然对小少年先前那番小动作一无所知。

  她揉了下睡意朦胧的眼睛,下意识问唐诚:“你谁啊?你怎么坐在我身边?”

  “我叫唐诚,王师傅见我拦不到车,好心捎我一程。”唐诚微笑着说道。

  苏怡凡眉头一皱,身子微微挪了一下下,眼神略带厌恶的打量着身边这个乡巴佬。

  别的不说,他脚上那双沾满泥土的球鞋,还有两个补丁的裤子,苏怡凡只感觉脑袋隐隐作痛。

  天那,现在什么年代了?居然还有这种穿着打扮的人。

  “王师傅,我经常约你的车,也算老主顾了。莫名其妙带这么一号人上车,我想不投诉你都不行了。”苏怡凡把头撇到一边,气呼呼的跟王师傅说道。

  “苏小姐,你千万别投诉。其实,你别看这位小兄弟穿着邋遢,他可是一个神医啊。”王师傅很是认真的说道。

  神医?

  苏怡凡差点笑出声来,就这么一个乡巴佬小少年,居然还敢称神医?八成是为了搭免费车故意骗王师傅的。

  哎,想想,也不能怪王师傅会轻易上当受骗。现在这个社会,癌症之类的怪病太多,导致很多人急病乱投医,神棍才得以大行其道。

  可笑的是,这个神棍也太不地道了吧?好歹去换身古色古香的行头啊,一副乡巴佬打扮,谁会信他是神医?

  “王师傅,现在这年头,骗子很多,你可千万别被骗了啊。几十块车钱被骗了没关系,把身体治坏了,可就没有后悔药吃了。”苏怡凡故意大声说道。

  “苏小姐,你还真不要这么说。这几天,我一直莫名其妙肚子隐隐作痛,去医院开了好几次药都不见好转。是这个小兄弟,一上车,就看出我身体有问题,然后在我肚子上推拿了那么几下,我找了个公厕好好排泄了一通,肚子立时就不痛了。苏小姐,我跟这个小兄弟不认识,没必要合起伙来骗你,他真的是神医啊。”王师傅赶忙劝慰苏怡凡不要怠慢神医。

  “那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,或许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呢?要真是神医的话,你让他把死人治活了给我看,我就相信!”

  说完,苏怡凡还故意示威性的冲唐诚冷哼了一声。

  王师傅就不说话了,他不怪苏怡凡。这个小兄弟神乎其神的医术,一般人没有亲身经历,还真就不会相信。

  此刻的唐诚,那叫一个气愤。

  这个小姐姐怎么能这样呢?骗子?自己怎么可能是骗子呢?师傅把毕生的医术全部传授给他了,毫不夸张的说,赛华佗这个称号他绝对当得起。可眼下,居然  居然被一个女人怀疑是骗子。

  叔可忍,婶不能忍!

  “小姐姐,我们是第一次见面,你这么诋毁华国古医术,不太好吧?”唐诚很严肃跟苏怡凡交涉。

  “哎哟喂,还说你不是骗子?现在什么时代了?还扯什么古医术?告诉你,你这套骗人的把戏过时了。按照你们一贯的骗人套路,接下来你是不是要替我把脉,然后神神叨叨的说我脾肺虚火旺什么的?”苏怡凡双手叉抱在胸前,不屑的跟唐诚说道。

  唐诚当下就懵逼了,咦,这个小姐姐怎么知道他心里想的啊?晕死了,他的确是想现场把脉证明一下。

  眼前这个乡巴佬的坐蜡表情,苏怡凡心里一阵痛快。哼,就这点骗人道行,也敢出来丢人现眼?分分钟将他面具戳穿。

  唐诚眉头皱了一下,眼下这个情形,把脉是行不通了,那就用“观眼”这个方法吧。

  “观眼”在华国古医术中,属较为高深的医术。一般人没个十几年学下来,是掌握不了的。

  唐诚是个例外,正如他师傅所说,这娃是个亘古奇才,注定他以后要把华国古医术发扬光大。

  于是,唐诚很认真看了一通苏怡凡眼睛。

  苏怡凡拢了拢衣领,气愤道:“看什么看?你  你  该不会是把脉吃不了我豆腐,就想  想偷窥我吧  ????”

  “小姐姐,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尿频?”唐诚直视着苏怡凡道。

  根据她眼纹来看,绝对是肾虚火旺。

  还不是一般的肾虚火旺!

  华国古医有云,肾火旺者,尿频不可免也。

  苏怡凡心里一震,啊?不会这么准吧?这几天的确尿频,还不是一般二般的尿频,现在还穿着纸尿裤呢。

  该不会是眼前这家伙偷窥到她穿纸尿裤吧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他又不是神仙,难不成还会透视?

  对,绝对是乱蒙的。

  “哼,你错了,我一点都不尿频!”苏怡凡故意说谎道。

  唐诚摇了摇头不说话了,有什么好说的?师傅一再叮嘱他,跟谁都可以讲道理,唯独不要跟女人讲道理。

  前排的王师傅很想帮唐诚说句话,因为他知道,这段时间,苏怡凡的确尿频。前几天,还无意间看到她病历了呢。上面清清楚楚写着,严重尿频,建议保守治疗。

  可是,看了一下苏怡凡杀气腾腾的眼神,王师傅选择闭嘴了。

  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把老主顾得罪,划不来。

  三个人都不说话,车子飞快的向云城市中心驶去。

  不到一个小时,车子到了云城市区。

  “苏小姐,是送你回公司,还是去哪?”王师傅小声的问道。

  “去幸福花园!”

  苏怡凡轻轻这么一回应,唐诚瞬间兴奋起来,他情不自禁举手喊道:“太好了,我也去幸福花园!”

  苏怡凡一下子炸了,怒目圆睁的冲唐诚吼道:“你  你  要不要脸啊?我是看在王师傅的面子上,才没有赶你下车。你倒好,跟狗皮膏药似的,沾上了还扒不下来是吧?拜托,撒谎也走走脑子好不好?先说自己是神医,我忍了。现在居然说你也去幸福小区,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?随便怎么骗都可以?”

  唐诚被苏怡凡这么一通爆吼,那叫一个欲哭无泪。

  怎么自己这么倒霉啊?第一次下山进城,就遇到这么一个母老虎。自己明明是真的要去幸福小区,在母老虎眼里,居然是故意跟她作对。

  苏怡凡一阵爆吼完,不管王师傅怎么劝解,硬是把唐诚赶下了车。

  炽热的街边,唐诚郁闷的站在树荫下,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包里那本房产证拿了出来。

  刚才苏怡凡那般理直气壮,唐诚有些不自信了,难道记错了?师傅临死前留给他的房产不在幸福小区?

  看了不下三遍,不错啊,房子就在幸福小区五栋三单元503室内。

  半个小时候后,唐诚打了个三轮车到了幸福小区。

  稍微观察了下,幸福小区是一个年代久远的老小区,估计都快要拆迁了。

  进到房子里一看,唐诚懵逼了。

  咦,这是怎么回事?师傅的房子几十年来不是一直没有人住吗?怎么  怎么  现在里面干干净净的?

  唐诚赶紧四处查看了一下,心里越发疑惑,这里面有人住,确切的讲,是一个女人在住。要不然,怎么会隐约闻到香水味?还是一股似曾相识的香水味!

  查了一圈,只剩卫生间没有查看,唐诚轻轻打开卫生间门。

  打开那一刹那,他鼻血都要喷出来了。

  一个一丝不挂的美人直挺挺的站在卫生间中央!傲人春色一览无余的呈现在唐诚面前!

  “怎么  怎么是你  你  你  ???”唐诚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果女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天那,她怎么会出现在师傅的房间里?

  第二章 英雄救美

  此刻的苏怡凡,感觉像是在做噩梦。

  天那,这挨千刀的乡巴佬,怎么就甩都甩不了呢?

  太晦气了,几十年的果体从来没有被哪个男人看过,今天居然莫名其妙被他看见了。

  一般女人遇到这种情况,第一反应是披浴巾,或者关卫生间门。苏怡凡可能是惊吓过度,居然忘了做出反应。

  她就这么眼睛冒火的看着唐诚,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,用什么办法能把眼前这个乡巴佬杀死?

  天杀的家伙!刚才还在车上冒充神医,现在终于原形毕露了,彻头彻尾就是一个猥琐的大流氓!

  “小姐姐,你倒是快点把衣服穿起来啊。我虽然不是坏人,可是,你这么赤果的站在我面前,我不想干坏事都不行了。”唐诚一边说,一边下意识转过身去。

  再不转身,他底下那就要被小美女看见了。

  唐诚这么一喊,苏怡凡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是啊,当务之急是要找个浴巾裹一下。

  想到这,苏怡凡赶紧找了条浴巾裹好,然后跑到唐诚面前,准备拿马桶刷痛打他一顿。

  哪知道,手往上那么一扬,浴巾哗的一下掉了下来。

  唐诚再一次喷鼻血。

  天那,小姐姐这是闹那样啊?自己不是已经转身避开了吗?她为什么还巴巴的冲到他面前展现果体?

  苏怡凡气得当场嚎啕大哭,唐诚赶紧跑出卫生间。

  坐到沙发上,他一个劲的大喘气。

  脑海里一直浮现小美人的美妙果体,怎么驱赶都无济于事。

  这一刻,唐诚越发的认可师傅那种话了,女人,的确很妨害习医练武啊!那美妙的果体在脑海里一直转啊转的,整个人都昏昏的,哪里有精力习医练武?难怪师傅一生都不近女色,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不过,话说回来。这么美妙喷血的女人果体,一辈子不看不摸,岂不是人生一大憾事?

    

  十分钟差不多,苏怡凡穿好衣服跑出来,也不拿什么马桶刷了,直接用粉拳锤唐诚,一边锤一边咬牙切齿骂道:“你个恶心的色狼,车上没有占到我便宜,居然跑到我住的地方占我便宜。人渣!败类!”

  唐诚是习医练武之人,苏怡凡这么一顿粉拳锤,问题不是很大。可是,让他郁闷的是,明明这个房子是师傅的,怎么倒成她的房子了?

  苏怡凡挥了一通粉拳之后还觉得不解恨,二话不说,抬起脚就冲唐诚命根子踢去。

  这下,唐诚不干了,直接手那么一捞,把苏怡凡嫩脚握在手中。

  “小姐姐,我又不是故意偷看你的,有必要这么狠吗?”

  一顿对怒完,唐诚不经意那么一瞥,感觉自己随时要晕过去了。

  因为苏怡凡穿的是之前那个超短裙,大腿被他那么一抬,虽说没有实打实看到什么。可是,这般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刺激,却让他这个一直生活在山上的大男孩把持不住。

  苏怡凡要气疯了,该死的乡巴佬那痴呆呆的眼神,对她再一次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。

  “流氓,快放下我的脚,要不  要不  我报警了  ”苏怡凡恼怒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

  “哦!”唐诚也觉得这么抬着一个女人的脚在手上不怎么雅观。

  如果苏怡凡没有奋力挣扎,问题不是很大。可偏偏苏怡凡一个劲的在那挣扎,结果,唐诚那边一松手,她直接一个踉跄,眼看着就要仰摔在地上了。

  唐诚也没来得及细想,本能去拉苏怡凡衣服。

  可就是他这么好心拉苏怡凡衣服,马蜂窝彻底捅开了。

  唐诚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要拉的是衣领,结果却拉的是苏怡凡的胸。

  虽然苏怡凡是没有摔倒,可是,她上半身最敏感的地方却被唐诚实打实抓了一下。

  苏怡凡瞬间那叫一个恼羞成怒,太过分了,黄花大闺女的胸能让人随便抓的?报警,必须报警!

  唐诚在山上住惯了,一时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苏怡凡报警意味着什么。

  他就眼睁睁看着苏怡凡拿出手机,作势要报警。

  不过,苏怡凡最后还是没有把报警电话拨出去,一个满身横肉的大汉不知什么时候莫名站在她和唐诚后面。

  “峰哥?”苏怡凡愣了一下,瞬间调整情绪,一脸堆笑道:“峰哥,房租不是还有一个星期才交吗?”

  “也不在乎那一两天了,老大这几天手头比较紧,所以就提前过来收房租了。”赵天峰冷冷说道,看都不看旁边的唐诚。

  不用说,赵天峰的老大就是这栋房子所谓的“房东”了。

  “峰哥,咱们是有合同的呀,还有几天房租才到期,没必要这么急吧?”苏怡凡低三下四说道。

  明知道赵天峰是故意跑过来为难她,逼她答应做他老大的女朋友。可是,还不能翻脸。翻脸了,赵天峰这伙人分分钟把她赶到马路上睡觉去。

  唐诚虽然看上去傻乎乎的,不过不是真傻,只不过是从小在山里长大的缘故,看上去有淳朴之气罢了。

  实际上,他比谁都聪明。也就随便听苏怡凡和赵天峰三言两语说了那么几句,他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  原来,苏怡凡是这个房子的租客,赵天峰的老大是“房东”。也就是说,师傅常年不住的房子被赵天峰这批人强行霸占出租了。

  唐诚是这么想的,苏怡凡一再对他骂骂咧咧,忍一下无所谓,毕竟是小事,再加上苏怡凡是个女人。

  可是,赵天峰这事,就不能忍了。

  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,把别人的房子霸占过去自己收房租。

  唐诚没有第一时间出手,他想看看这个赵天峰接下来会玩什么花招。

  “死婊子,既然你这般油盐不进,放着我老大这么好的男朋友不要,那没得商量了,这几天必须搬出去。这里是市中心,有的是人等着租呢。”赵天峰一边冷冷的说,一边耸肩抖脚的向门口走去。

  苏怡凡绝望到了顶点,这段时间公司那边诸多不顺,家里又出了事情。现在搬出去,哪里有钱再在市中心租房子?

  她很想哭,可是,看见唐诚在一边,她咬着牙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  “等一下!”唐诚觉得可以出面了。

  “哦?”赵天峰一脸不屑的看着唐诚。

  “你们老大是哪个?”唐诚淡淡道。

  赵天峰不屑的打量着眼前的唐诚,心里一阵狂笑,哪里来的傻逼乡巴佬?个头不高,土里土气,呆头呆脑的样,居然敢问他老大的事情?

  “小子,这是我老大跟死婊子的事,你他妈的少管,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丫的?”

  一旁的苏怡凡很想上前去劝一下唐诚,不要跟赵天峰作对,他和他老大是市区这一块的小霸王,没人敢惹的。可是,一想到今天一天这乡巴佬对自己做了那么多孟浪的事情,苏怡凡就没有动了。

  她想,既然乡巴佬想在女人面前充英雄,那就让他充呗。被赵天峰一顿胖揍最好,反正是狗咬狗。

  “废不废掉我,那是以后的事。我就想说一句,这房子是我师傅的,什么时候成你老大的了?”唐诚继续平静的问道。

  看似平静的话,却在苏怡凡和赵天峰心里翻起了巨浪。

  苏怡凡一阵恶心,这乡巴佬怕是疯了吧?这种弥天大谎都撒?赵天峰和他老大一直是这个房子的主人,什么时候是他师傅的了?想英雄救美也不是这么搞的吧?

  赵天峰却情不自禁有些心虚,这房子的事情,别人不知道,他和他老大清楚得很。这房子十几年无人问津,然后老大就跑过来霸占收租了。现在突然有一个人来说,这房子是他师傅的,八成是真的。

  不过,也就心虚了那么一下下,赵天峰瞬间恢复了神色。

  一个乡下小屁孩而已,就算房子真是他师傅的,又怎么样?

  “小子,今天老子要不给你点颜色看看,你就不知道,这一块是谁的地盘。”

  话毕,赵天峰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。

  一旁的苏怡凡吓得直哆嗦,赵天峰这帮人的狠毒她是亲眼见识过的。前不久,这边一个人欠了他们五千块钱没还,他们在走廊上硬生生就把那人的两根手指给切了下来,一个楼层的人都知道的。

  看了一下唐诚,苏怡凡有些不忍。

  虽然这个乡巴佬讨厌,还有点色。可是,还不至于付出生命代价。再说了,他做的这一切,多多少少还是为了她。

  于是,苏怡凡强忍心中害怕,故作镇定的跟赵天峰说:“峰哥,他是我乡下来的表弟,脑袋有问题,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,房租我会尽快交上的!”

  苏怡凡这么一说,赵天峰内心那点虚一下子没有了。

  “哦?搞了半天,是你乡下表弟啊。好吧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不动刀子。不过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要不然,以后阿猫阿狗都敢在我面前撒野,老子还要不要在这一块混了?”

  “那  那  你准备怎么教训我表弟啊?峰哥。”苏怡凡怯怯的问道。

  “简单,让你表弟从老子胯下钻过去,再喊三声爸爸,我就大发慈悲放了他。”赵天峰一脸贱笑的看着唐诚。

  第三章 深不可测

  “现在把话收回去,还来得及。”唐诚淡淡说道。

  他是这么想的,在女生面前搞得太暴力了,不好。再说了,自己是个医生,医者仁心,把人搞残搞废,有点不符合医道。

  想了下,他决定给这个蝼蚁一个机会。

  一旁的苏怡凡如坐针毡,她很想帮眼前这个乡巴佬说说好话。可是,她又很了解赵天峰这个人,他处理事情不见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  “那个  算了,你就听赵天峰的话,男子汉大丈夫,能屈能伸,古代不是有韩信受胯下之辱吗?峰哥面前,就不要犯倔了,没好处的。”怕乡巴佬被赵天峰打死,苏怡凡眉头紧皱的劝唐诚还是忍辱一下。

  唐诚没有回苏怡凡的话,她是好意,没什么好说的。不过,要让堂堂医圣门门主钻小混混胯下,简直就是在开国际玩笑。

  唐诚师傅是医圣门老门主,本来医圣门在方外界属于很强的一股势力。后来,方外界几大势力联合,将医圣门一夜之间铲除干净。医圣门门主,也就是唐诚师傅,以断一臂的代价,才从方外界逃离到红尘界。

  红尘界说白了,就是唐诚所生活的世界了。

  师傅一死,现在医圣门就只剩唐诚一个人了,师傅留给他的遗言就是,在红尘界重振医圣门,然后返回方外界。

  不过,这个目标离他还很远。

  摆在小少年面前的是,如何在这花花红尘世界适应生存下来。只有活下来,后续一系列宏伟蓝图才能实现。

  以前唐诚一直跟师傅生活在山上,没觉得世界有多么难相处。

  今天一天下来,他觉得,这个世界,不仅女人难相处,就是男人也难相处,就像眼前这个所谓的赵天峰一样。动不动就让人钻胯下,他还真把自己当成玉皇大帝了。

  “小子,本来我还想着看在苏怡凡的面子上,不让你见血。可是,你他妈的不见棺材不掉泪,那没办法了,老子要让你好好尝尝我这把匕首的厉害  ”

  说到一半,赵天峰愣住了。

  啊?

  怎么回事?刚刚匕首还在手上的,怎么不见了?

  梦?

  赵天峰仔细看了一下,内心那叫一个痉挛。

  天那,匕首怎么到了那个乡巴佬手上去了?

  唐诚微笑着看赵天峰,气都不带喘的,影步这点小能耐对他这个医圣门门主来说,小意思。

  怎么说呢,刚才影步夺刃那一刻,他完全可以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送赵天峰去见阎王。不过,他没有那么做,因为师傅临终前跟再三嘱咐他,在医圣门没有重新鼎盛起来的时候,一定要低调。万一红尘界也有方外界的几大势力,那医圣门可真就要从宇宙中彻底消失了。

  “峰哥是吧?给你个选择吧,是钻我胯下喊我三声爸爸,还是我送你去见阎王?”想了一会,唐诚淡淡的跟赵天峰说道。

  此时的赵天峰,胆早就被吓破了,虽然没有跟这个乡巴佬正式交手,可是,刚才他那快速夺刃一招已然说明一个问题。

  这个乡巴佬是一个高手,绝顶高手!

  所以,唐诚话说完,赵天峰直接像条狗跪在了他面前。

  一旁的苏怡凡呆住了。

  咦,这  这  怎么回事?一向霸气滔天的赵天峰,居然  居然在一个乡巴佬面前跪下了?

  眼花了?

  这也不怪苏怡凡,连赵天峰这样一个饱经江湖的老手都没看清唐诚是怎么出手的,就不要说苏怡凡这么普普通通一个女人了。

  也就愕然了那么一下下,苏怡凡心里说不出的爽快。

  该!活该,赵天峰一天到晚欺负别人,现在终于遭报应了,要钻别人胯下了吧?

  赵天峰像狗一样爬行着,快要钻到唐诚胯下的时候,唐诚两脚一并拢,冷冷说道:“别钻了,我这个人不喜欢狗,更不喜欢别人喊我爸爸,我没那么老。趁我还没有想好怎么折磨你的办法之前,赶紧滚。对了,顺便把你老大喊来,我要好好问问他,为什么要霸占我师傅的房子。”

  唐诚说话声音很轻,可是,却威压十足。

  一种让人心莫名发颤的威压!

  赵天峰连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跟兔子似的跑了。

  赵天峰一跑,苏怡凡这才反应过来,她一脸懊恼的跟唐诚说:“哎呀,你好糊涂啊,就这么把他放走了?”

  “难不成真让他做我儿子?”唐诚抿嘴一笑。

  “现在什么时候了?还有心情开玩笑?你知不知道,你闯祸了,闯了天大的祸了。你知道吗?赵天峰的老大叫老鼠强,连这里的民警都忌惮他,你刚才那么搞了一顿赵天峰之后,赵天峰肯定会把老鼠强喊过来的。”苏怡凡一边说,一边把唐诚往外推。

  唐诚不解道:“小姐姐,你推我干什么?这是我师傅的房子啊。”

  苏怡凡那叫一个气,人命关天,这乡巴佬还在充英雄,脑袋进水了?

  “我的亲二大爷诶,别管房子是你师傅的还是我师傅的,保命要紧啊。虽然我是不喜欢你这个人,怪里怪气,还色。可是,我更看不惯赵天峰和老鼠强,我不想你死在他们手上。趁老鼠强还没过来,你赶紧跑,跑得越远越好。”

  “小姐姐,我不跑,这是我师傅的房子,我哪都不去。”唐诚轻轻那么一避,就把苏怡凡避开了,然后坐到桌子前,优哉游哉的喝起开水来。

  苏怡凡又气又恼,一边跺脚一边骂唐诚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拧呢?演戏演得还回不来了是吧?为了充英雄,把命搭上?值得吗?别说老鼠强不信这房子是你师傅的,就算是我,也不信这房子是你师傅的,你真要有这么一个有钱的师傅,会这么一身打扮?”本来苏怡凡是想说唐诚是乞丐打扮的,话到嘴边,还是没说出来。算了,这个人这么拧,有些话还是不说的好。

  唐诚没有理会苏怡凡,只顾在那里喝水,苏怡凡也只能是干着急。

  此时,赵天峰的老大老鼠强正在酒吧包间里跟啤酒妹在搞男女事,搞得正high的时候,赵天峰火急火燎的敲门。

  “老大,不好了  ”

  老鼠强那叫一个气啊,恨不得杀了赵天峰这个不长眼的。

  “阿峰,你他妈的今天要不说出个让老子不生气的理由,死定了。妈个屁的,老子好不容易把阿梅约出来搞,你小子倒好,正high的时候,打扰老子的雅兴。”老鼠强一脸杀气的瞪着赵天峰。

  如果是平时,赵天峰肯定会很怕。

  可是,今天,他却一点都不怕了。

  他现在怕的是那个深不可测的乡巴佬。

  花了一分钟,赵天峰一五一十把唐诚在幸福小区503室干的事情跟老鼠强说了一遍。

  老鼠强反手就给了赵天峰一个巴掌:“阿峰,你他妈的今天是不是喝多了?在云城,居然还有比我老鼠强更厉害的人?还是一个二十不到的小娃娃?槽,要不是看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,老子真的想把你拉去喂狗,丢人现眼的东西!”

  “老大,我没撒谎啊。我赵天峰是什么人,老大你最清楚啊。我就是吃了豹子胆,也不敢在您面前撒谎啊。”赵天峰捂着红肿的脸委屈道。

  老鼠强舔了舔舌头:“嗯,有点意思。多少年没有遇到对手了。想不到,临了,来了这么一个小娃娃。也好,好久没有开荤了,今天干他娘的,狠狠搞一场。”

  半个小时差不多,一群人凶神恶煞的出现在503室。

  苏怡凡那叫一个气啊,她气这个乡巴佬怎么这样?明明可以跑掉的,非要装逼不跑。现在好了,想跑都跑不了了。

  晕死了,这么傻不拉几的,他是怎么活到今天的?

  本来苏怡凡就气唐诚不长眼,哪知道,老鼠强刚进房间,唐诚直接说了一句让苏怡凡吐血的话,他说:“老鼠强是吧?说说吧,你侵占我师傅的房子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苏怡凡只有一个感觉,这个乡巴佬绝对是活腻了。

  老鼠强横行市区这么多年,哪曾被这么轻视过?二话不说,老鼠强恼羞成怒吼道:“兄弟们,给我往死里打!”

  话毕,一群人嗷嗷就要扑向唐诚了。

  苏怡凡吓得胆都要破了,可是,还是要硬着头皮上。怎么说呢,这个乡巴佬就这么死了,怪可惜的。虽然有那么一点讨厌,可也算不上什么坏人。

  “强哥,有事好商量。别生气,我刚才已经跟峰哥解释了,这是我乡下的表弟,脑子有问题。”苏怡凡强颜欢笑道,两条腿却情不自禁的打颤。

  这帮人杀气腾腾的,不打颤才怪。

  “那敢情好啊,你表弟脑子有问题,我帮他治治。”老鼠强一脸贱笑道。

  “强哥,那个  那个  其实吧,我表弟跟我从小有婚约,也就是说,他  他也是我男朋友。希望强哥看在我的面子上,放他一马。”苏怡凡作最后的努力,只要老鼠强不打这个乡巴佬,假装一下男女朋友,问题不是很大,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

  苏怡凡想法是好的,不过,却是在帮倒忙。

  本来老鼠强就贪图苏怡凡的骄人肉体,一听这么一个傻乎乎的乡巴佬居然是苏怡凡的男朋友,立马就爆炸了。

  “兄弟们,给我往死里打!顺便把这傻逼的第三条腿剁了。”老鼠强暴怒吼道,眼睛红得跟鬼似的。

  第四章 罕见的九阳之体

  唐诚内心毫无波动,虽然这帮人看上去气势汹汹。可是,在他看来,跟蝼蚁没什么区别。压根不需要动用古武超能力,随便使点外家功夫就ok了。

  三秒不到,唐诚已然是踢出了十几脚。

  速度之快,苏怡凡压根都没反应过来。她还在那里懵懵的祈祷,祈祷这个乡巴佬逃跑的时候能机灵点,不要再呆呆傻傻的了。

  正祈祷着呢,苏怡凡那叫一个震惊,咦,什么情况?怎么老鼠强和峰哥一帮人全倒下哀嚎了?

  刚才他们这群人不还是一副杀天灭佛的凶狠样吗?怎么转眼就倒地成瘪三了?

  “是你干的?”苏怡凡有点而惊恐的看着唐诚,心想,天那,这乡巴佬到底是人还是鬼啊?什么都没干,一帮强徒直接到底哀嚎了。

  唐诚没说话,只是微笑着点了下头。

  跟苏怡凡交流完,唐诚走到老鼠强面前。

  虽然老鼠强躲在众人后面,可是伤得却是最重。

  唐诚不傻,他心里清楚,要想兵不血刃搞定这帮强徒,必须要把他们的老大打服。

  所以,刚才那一脚,他特意踢中了老鼠强的肾目穴,也就是说,老鼠强这家伙,没个两三个小时,他是使不上力了。

  人体几千个穴道,对他这个医圣门门主来说,小菜一碟,闭上眼睛都能找到要找的穴道。

  唐诚微笑着蹲了下来,老鼠强此时痛得根本直不起身。

  “诺,看看,这房产证上的名字是不是老鼠强三个字?”

  老鼠强示意几个手下把他扶起来,虽然还是很痛,可是,却咬牙堆笑道:“哎呀,误会,都是误会啊。阿峰先前跟我说这房子是你师傅的时候,我就已经相信了。我带一帮人过来,其实  其实  是想过来帮您老打扫卫生的。”

  一旁苏怡凡再一次蒙圈,天那,天那,今天到底什么日子啊?从早上到现在,一直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  一向霸道上了天的老鼠强居然  居然  对一个小乡巴佬毕恭毕敬。

  您老?也亏老鼠强喊得出来。

  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,这个房子居然  居然真的是这个乡巴佬师傅的!

  越想越羞愧,苏怡凡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老鼠强身体勾着不敢直腰,笑眯着等唐诚发话。

  房子是这小少年师傅的,他本人又有出神入化的外家功夫,还是不吃眼前亏比较好。

  唐诚也在纠结,一方面,这帮人的确是可恶,霸占房子不说,还气势汹汹要打人,就这么放过他们的话,以后岂不是阿猫阿狗都要来欺负他?可是,不放过又能怎么样?一人断一只腿?绝对不行!

  师傅再三叮嘱,要低调,如果一下子断了十几个人的腿,想低调都不行了。

  纠结了一会,唐诚嘴角泛出一丝微笑:“这样吧,一起跪着唱首征服,唱完立马消失,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了。”

  唐诚这么轻描淡写一说,包括苏怡凡在内,没有一个人不觉得这个小少年不变态。

  一群大男人跪着唱征服?也亏小少年想的出来。

  “不唱?”唐诚捏了捏拳头,淡淡说道。

  老鼠强一帮人看唐诚是认真的,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,呼啦啦跪倒一大片。

  看着一大帮人跪在自己面前,唐诚觉得有点过火了。师傅常教导他说,诛人可以,不到万不得已莫诛心,给人留点尊严,这不是软弱,恰恰是强大的表现。

  “算了,不要跪着唱,站起来唱吧。”

  “就这样被你征服  ”

  一帮人低着头鬼哭狼嚎。

  “抬起头,保持微笑  ”唐诚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,心里还是挺满意的,不用暴力见血,也能把心里这口恶气出掉。

  此时的老鼠强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个小乡巴佬是哪里跑出来的世外高人啊?幸亏他心不狠,要不然,今天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  一首征服唱完,一帮人立作鸟兽散。

  回过神来的唐诚,下意识看了一眼苏怡凡,直接笑出声了。

  可能是刚才场面太吓人了,小美人居然  居然尿失禁了。

  不是一般的尿失禁,是纸尿片都兜不住的尿失禁。

  苏怡凡还没有从恐慌和惊愕中回过神来,自然不知道下面已经湿了一片。

  “小姐姐,你尿失禁了。”本来唐诚是不想实话实说的,可是不说,小美人顶着个湿裤子,像什么话?

  “你才尿失禁了,你全家都尿失禁了!”苏怡凡自然是不相信唐诚的话了,狠狠的回道。

  唐诚不说话,只是努努嘴示意苏怡凡自己看。

  苏怡凡本来还气呼呼的,低头那么一看,彻底萎了,不仅萎了,满脸骚红得不行。

  “哎呀,真湿了。快闭上眼睛,不准看。再看,挖了你的眼睛。”苏怡凡又羞又恼。

  唐诚自然是不闭上眼睛,他正用“观眼”医法详细诊断苏怡凡肾方面的问题。先前在车上,只是随便看了一下眼纹,小美人眼球还没怎么看呢。

  这会一看,唐诚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天那,苏怡凡肾虚居然严重到了危及生命的地步了。

  “小姐姐,你不要生气。我真的是医生,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老实回答我。要不然,神仙也救不了你。”唐诚很是认真说道。

  苏怡凡自然是不相信唐诚这一套,从在王师傅车上认识他那一刻起,唐诚就是一个乡巴佬外加色狼神棍的形象。自然而然,唐诚说她病得神仙都救不了了,自然是不相信了。

  “拜托,能不能不要再装神弄鬼了?我前几天才去的医院,医生明确跟我说了,我这个病过几天就好了。想用病来吓唬我,你是不是又想吃我豆腐啊?死乡巴佬,死变态!”苏怡凡狠狠的瞪着唐诚。

  唐诚不说话了,他知道,苏怡凡现在想要走回房间那是不可能了。

  苏怡凡一番对怒完,就准备迈步回房间。

 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,她两条腿居然失去了知觉。

  “小姐姐,你现在两条腿是不是像两条木棍杵在你腰上,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唐诚轻声问道。

  “你  你  怎么知道?”说完,苏怡凡不甘心的暗暗使劲,还是一点用都没有,两条腿纹丝不动。

  “我不是跟小姐姐你说过了吗,我是神医啊。你这是肾虚扩散至下体了,医生应该跟你科普过医学常识,但凡是严重肾病,男人会成太监,女人会成植物人,你这已经是植物人先兆了。”唐诚一字一句说道。

  苏怡凡很不想相信这个乡巴佬的鬼话,可是,自己身体每一个细胞都配合这个乡巴佬的话。

  “你不会是吓我的吧?真的会成植物人?”苏怡凡惊恐的看着唐诚,她才大学毕业一年不到,这么年轻,要真的成了植物人,那还不如死了呢。

  “百分之百是真的,因为你这肾虚,不是一般的肾虚。你这肾虚是神经元引发的,一旦救治不及时,成植物人是大概率事件。”

  唐诚自己也不知道,平时的说话的时候,跟个乡巴佬似的。可是,一旦说到自己擅长的华国古医术,那谈吐都快赶上教授了。

  “那  那  有办法治吗?”

  “当然有!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

  “你不要管什么办法不办法的,你就跟我说,想不想治?”唐诚直接说道。

  苏怡凡还能说什么?只能服软说想治了。

  什么地方都可以傲娇任性,在生命面前,还真不能任性。

  得到明确答复之后,他直接上前脱苏怡凡上衣。

  “不行!我还是黄花大闺女,你不能这么做,我  我  宁可死掉!快拿开你的脏手,离我远点”苏怡凡下身不能动,可是两只手还能动,她就不停的挠苏怡凡。

  唐诚只有一个感觉,这小姐姐怕是有病吧?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乎那点肉体?要是这样的话,医生这个职业早就消失了,哪个医生一辈子不接触女病人?

  唐诚嫌苏怡凡乱抓挠,轻轻照她颈脖后三寸的春昏穴来了一掌。

  苏怡凡瞬间吭都不吭一声,站在那里睡着了。

  唐诚虽然跟师傅学了很多年医术,可是,今天却是他第一次亲密接触女人果体治疗。

  按理说,苏怡凡就穿了一个小衬衫,很好脱的那种。可是,唐诚却感觉很难脱这件小衬衫,比他修炼古武超能力还要难上一万倍。

  原来,唐诚之所以被他师傅选定为医圣门门主,除了他天资聪慧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他是千年罕见的九阳之体。

  因为九阳之体的缘故,苏怡凡白嫩肌肤一点点漏出来,他头也越发的昏涨。

  他很想不管不顾的把眼前这个小姐姐给那啥了,可是,耳边又一直在响着师傅的叮嘱,唐诚,九阳之体,千年难有,千万别过早失去,一定要等到九阴之体出现!只有这样,你才能圆为师一生的夙愿,重返方外界。

  用了整整五分钟,唐诚才把苏怡凡上身脱了个精光。

  小美人美妙的上身果体豁然立在唐诚面前,唐诚拳头紧握,眼睛发火,朝天狂喊:“师傅啊师傅,你这是坑徒弟坑到死的节奏啊!这么一个人间尤物,美轮美奂,居然不能拥有,就只是为了您那所谓的毕生夙愿,方外界有那么好吗?啊!!!!!!”

  一顿狂吼完,唐诚深呼一口气,然后全神贯注将右手缓缓移到苏怡凡右肾处  

  第五章 帅帅的乡巴佬

  苏怡凡的病,在一般医生眼里,不亚于绝症。

  可是,在唐诚看来,却不过是几根银针刺穴的事情,还是不需要动用古武超能力的那种。

  十分钟不到,小美人身上几处穴道刺完,唐诚从忘我的状态中回过神来。

  这一回神,他脑袋瞬间又痛了起来。不仅痛,而且还实打实流了不少鼻血。

  没办法,这就是九阳之体。

  这种状况,只能是破了九阳之体才能缓解,要不然,只能是兴奋一次,折腾一次。

  轻轻按了一下苏怡凡颈脖处几下,苏怡凡从昏睡中醒来过来。

  “小姐姐,你的病已经治好了,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吧。”唐诚背对着苏怡凡,一边用纸巾擦鼻血,一边说话。

  苏怡凡第一反应是,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杀了这个乡巴佬。长这么大,还从没有被一个男人这么侮辱过。

  二话不说,苏怡凡一边起身穿衣服,一边用脚狠狠踢向唐诚。

  唐诚背后像长了眼一般,随便左扭右扭了几下,灵巧的避开了苏怡凡来势汹汹的那几脚。

  “小姐姐,你这么恩将仇报,不好吧?难道你没有发现吗?现在你脚能动了。”

  唐诚这么轻轻一提醒,苏怡凡愣了一下。

  咦,真的耶,刚才脚还跟木头一样麻麻木木的,现在居然  居然  恢复如初了。不仅如此,下体也不再是湿湿黏黏了。

  也就是说,戴了将近一个星期的纸尿裤,以后终于可以不用再戴了。

  难不成这乡巴佬真的是神医?

  又或者,这个乡巴佬再一次瞎猫碰到死耗子了?

  苏怡凡心里是很想跟唐诚说声谢谢的,可是,一想到他看光了自己的果体,她就不想说。

  她觉得,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,搬离这个地方,远离这个奇怪的乡巴佬。

  想到这,苏怡凡就回房间收拾行李。

  不多时,苏怡凡推着行李箱出来了。

  唐诚惊诧道:“小姐姐,你不会是要搬走吧?”

  苏怡凡翻了一个白眼回道:“当然要搬走了,我之前骂你是神棍,还骂你是流氓。不趁早走,难道要留下来等你羞辱啊?”

  “小姐姐,我没有生你的气啊。要不然,我怎么会帮你看病呢?”唐诚不解的摸了摸后脑勺。

  “你会有这么好心?该不会是又想打我什么主意吧?”苏怡凡依旧还是很怀疑。

  唐诚那叫一个懵逼,心想,这个女人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?

  “你还住你原来的房子,如果不相信我的话,你可以重新换把钥匙。还有,房租就不收你的了。”唐诚心平气和说道。

  苏怡凡心里瞬间开了花,正愁下个月房租呢,居然有人主动提出免房租。天大的好事,拒绝了才是傻瓜呢。

  为了表现一下女人傲娇,苏怡凡故意很严肃的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就勉强留下来了。房租嘛,我不会占你便宜的,有钱了我会补上。现在我跟你约法三章,你一条都不能违背,要不然,我还是不住在这里的。”

  唐诚彻底不耐烦了,这女人怎么这样啊?真把自己当成大小姐了?

  “第一条,不经过本人同意,不得进入我  ”

  话只说到一半,苏怡凡不说了,因为唐诚一声不响的把她的行李箱推到了门外。

  “小姐姐,我想了下,既然两个人住在一起这么麻烦,那你还是走吧。”唐诚淡淡说道。

  苏怡凡呆住了,这  这  什么情况?怎么这个乡巴佬不按套路出牌啊?

  面子上挂不住,没办法,苏怡凡只能是推着行李下楼了。

  她心里一直在想,这个乡巴佬肯定是在欲擒故纵,这种卑劣的泡妞伎俩,她才不会上当呢。

  苏怡凡一下楼,唐诚就去卫生间洗澡去了。

  舒舒服服洗了半个小时,唐诚穿了个大裤衩出来了。

  他不知道,苏怡凡在楼下等了半个小时。

  一直不见唐诚下来,苏怡凡有些后悔了,也许  也许  这个乡巴佬真的不是色狼。要是色狼的话,他肯定会追上来花言巧语骗自己回去的。

  越想越后悔,最后苏怡凡决定,还是回去。女人有傲娇不假,可是,更要考虑现实,这么晚了,她一个女人能去哪?

  洗完澡,唐诚正准备好好的在沙发上打坐,修习古武超能力心决《九龙神诀》。

  刚入定,门铃响了。

  “小姐姐,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唐诚疑惑的打量着苏怡凡。

  苏怡凡本来气已经消了,毕竟要在他人屋檐下生活,可是,一看唐诚,居然赤着上身,只穿了一个大裤衩,忍不住又气了起来。

  “你  你  有病啊?穿成这样,死流氓!”

  “流氓?小姐姐,这是我师傅家,就我一个人住,穿成这样,怎么就成流氓了?”

  被唐诚这么轻轻一对怒,苏怡凡气得都说不上话。就只是气鼓鼓的瞪着唐诚。

  瞪了几秒吧,苏怡凡突然发现一个问题。

  想不到这个乡巴佬穿上衣服不显壮,上衣一脱,居然  居然是一个肌肉男,那八块腹肌,诱惑十足啊。

  更想不到的是,这个乡巴佬洗了个澡,没了风尘仆仆,一下子帅气了很多。

  这么一想,苏怡凡不敢再看唐诚了,直接拎着行李箱回房间。

  唐诚还傻乎乎的跟在后面追问:“小姐姐,你不走了?”

  苏怡凡那叫一个气啊,她严重怀疑,这乡巴佬是不是傻啊?别的男人是千方百计哄女孩子开心。他倒好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  “不走了,我觉得吧,误会你那么多次,一走了之不好。”苏怡凡嘟嘟嘴巴说道。

  唐诚眼睛眨了下说道:“小姐姐,没什么,误会很正常啊,讲开了就好了,你没必要往心里去。”

  看着唐诚呆呆傻傻的样子,苏怡凡气到吐血。

  天那,天底下居然有这么不开窍的男人?

  啪的一声,苏怡凡不再回应唐诚,直接狠狠把房门关上了。

  唐诚就郁郁的回了自己房间。

  晚上,两个人都辗转很长时间才睡着。

  苏怡凡一直在想,以后就要跟这个乡巴佬住在一起了,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,绝对不能让他占一点便宜。

  唐诚则在想,师傅让他低调行事,那接下来如何不利用华国古医术还有古武超能力在云城生存下来?

    

  早上五点的时候,唐诚就醒了。

  这是他多年的习惯,早上都要修习《九龙神诀》的。

  想到苏怡凡还在睡觉,唐诚也不避讳那么多,直接在客厅沙发上打坐修习心决。

  大概七点多的时候,苏怡凡也醒了。

  她到客厅那么一看,第一反应是,这乡巴佬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?大清早的在沙发上坐着睡回笼觉。

  其实,她不知道,唐诚已然是在《九龙神诀》里入定了。

  客厅有墙面镜,房间里没有,加上唐诚在沙发上跟死猪那样一动不动,苏怡凡也就没有想那么多,直接在客厅里换起衣服来。

  事情就是那么巧,苏怡凡刚脱成三点式,唐诚解定了。

  他伸了个懒腰,然后缓缓睁开眼睛。

  这一睁眼,他懵逼了。

  卧槽,什么情况?大清早的,苏怡凡穿成三点式干什么?

  “小姐姐,你  你  ”唐诚流着鼻血问道。

  不知道是苏怡凡太性感了,还是早上的时候,唐诚九阳之体最盛。反正,他鼻血止不住就流了。

  唐诚这么一问,苏怡凡赶紧捂住胸口,双腿并拢,大喊道:“流氓,快转过身去。”

  苏怡凡声音很尖,唐诚感觉耳膜都要震破了。

  “小姐姐,我不是流氓。”唐诚一边转身,一边解释。

  “闭嘴!偷看我换衣服,还不是流氓?”苏怡凡带着哭腔回道。

  唐诚那叫一个晕乎,这个小姐姐还真会冤枉好人啊。自己不过是在沙发上入定而已,是她主动跑到客房换衣服的,怎么就成了偷窥?

  女人这般蛮不讲理,难怪师傅一生不喜欢女人,还时常叮嘱他不要靠近女人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考虑到苏怡凡快哭了,唐诚硬生生把憋屈吞进肚子里了。

  苏怡凡快速把衣服换好,狠狠瞪了一眼唐诚,就去上班了。

  唐诚也不多想,也不是什么大事,小误会,忍忍就过去了,现在得去找份工作才行。

  以唐诚原本的能力,找份高薪工作跟玩似的。

  可是,师傅一再叮嘱他,在医圣门没有彻底强大之前,一定要低调。强横的华国古医术,还有古武超能力,一旦肆无忌惮的使出来,很容易会引起方外界几大势力注意的。他们什么都不怕,就怕医圣门重新崛起。

  唐诚是这么想的,不用古医术和古武超能力,就凭自己一股子蛮力,也会很快找到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。

  哪知道,跑了一上午,毛都没找到一根。

  招聘启示倒是挺多,可是,都是要求大学本科文凭,最差的也要专科文凭。

  师傅虽然教了他不少知识,可是,却没有证书。换句话说,他在别人眼里是个文盲。

  本来师傅是留了几万块给他的,他全部捐给了山区政府。

  他是这么想的,他一直在山上长大,大山就是他的恩人,钱捐给山区政府用作保养大山所用,也算是一种知恩图报吧。

  哎,不管了,先吃碗清汤面再说。

  于是,唐诚进了一家兰州拉面馆。

  可能是还没有到吃饭的点,兰州拉面馆里没什么人,就一个白领模样的年轻女子在那里吃牛肉面。
  “老板,来碗清汤面。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追书阁] 回复数字177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唐诚唤了一声老板。
  年轻女子嘴角抿笑了下,这小伙子还真有意思,现在哪里有什么清汤面啊?最低消费也是十块钱的牛肉面。

  “小伙子啊,没有清汤面,最便宜的就只有牛肉面了。要不,来一碗?”老板微笑着说道。

  “多少钱?”唐诚摸了摸口袋那五十块钱问道。

  “十块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小伙子啊,这已经是最便宜了,真不骗你。现在云城的物价大家都知道,十块钱能吃饱的牛肉面,也就只有我这一家了。”

  “那好吧,来一碗。”

  面还在做,唐诚觉得无聊,就四处张望。

  正张望着呢,突然进来两个黄毛,一脸贱笑的坐到年轻女子边上。

  “娜姐,昨天晚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?我包了一个5000块钱的包间,居然不给配备公主。这样吧,我也不让你退那5000块钱,你现在跟我去开个房happy一下,咱俩的帐两清了。”刀疤黄毛一边说,一边试图去摸年轻女子下巴。

  年轻女子一点没有害怕的样子,她很是镇定的避开了刀疤黄毛的咸猪手。

  “小李,昨天为什么没有公主去你包间,你心里没点数?是,我这个做夜总会领班经理的,你开包间了,肯定要给你安排公主。可是,安排了三批,你一个都不满意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追书阁] 回复数字177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还打伤了两个公主。你说,我怎么安排?算了,我也不跟你说那么多,欢哥马上要过来了,识趣的赶紧走。”年轻女子眼神凌厉的说道。两个黄毛一阵狂笑。
  “娜姐,你还不知道吧?你那个欢哥被人捅进医院成废人了。你呢,就别再充大姐大了,老老实实伺候我哥俩,我保证不虐待你,反而还要让你爽上天。要不然,别怪老子辣手摧花!”

  说罢,刀疤黄毛淫笑着向年轻女子胸部摸去  


[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8-09-04 18:23重新編輯 ]


百站百胜: